<em id="rb7r1"></em>

      <address id="rb7r1"><address id="rb7r1"></address></address>
      <noframes id="rb7r1"><address id="rb7r1"><th id="rb7r1"></th></address>
        <address id="rb7r1"></address>

        <address id="rb7r1"><listing id="rb7r1"></listing></address>

        大學生新聞網

        大學生新聞 > 大學生新聞 > 校園文學

        淚痣

        海風吹拂在你和我的臉上,很涼爽,我們并肩站在觀海長廊。你的手扶著粗大的鐵索,眼光遠眺著望不到盡頭的海面,目光沒有焦距。寂靜在漫延,連往日的海浪都能感受到這詭異的氛圍似的,平靜的讓人覺得它往日兇猛的拍打著礁石發出的呼嘯聲都是錯覺似的,周圍的環境是前所未有過的平靜,但我知道它在流溢憂傷,彌漫在我和你的周圍,散不去。最終還是我打破了這份沉默,一句再簡潔不過的“我走了”竟如一顆炮彈一般爆破了那份僵持已久的平靜,在我們的心底都蕩起了陣陣的漣漪。你沒有做聲,我忍不住將頭轉向你,看到的只有你眼角那顆精致的淚痣靜靜的躺在你帥氣的臉上,那顆淚痣竟如我心口的一道剛愈合的傷口般,無時無刻都在向我訴說著“憂傷”。

        后來,你在送我歸家的一路上安靜的沒有發出一聲言語。終于,在我即將登機到我向往已久的江南水鄉時,你一把抱住了我,在我耳邊輕聲的說了聲“恭喜你心愿達成,再見,還有保重!”,在我放開你的懷抱時,你眼角的那顆淚痣清晰的出現在我的眼前,甚至緊緊地扣在了我的我的記憶里,再也化不開。仍記得那是你第二次抱住我,但場景卻是截然不同,在你的道別聲中,我的心中泛著無盡的酸處,道不出的憂傷。是啊,我兌現了我的諾言,成功的離開了父母的視線,逃出了廣東,在當初眾多相約要到廣東省之外闖蕩的好友中,只有我做到了,只有我叛逆的不顧父母的勸阻,毅然決然的按下鼠標,狠心的不顧一切的逃離。我想,這樣,我應該是很開心的,但為什么我的心情是那樣的沉重,透不過氣。你不止一次勸我和你一樣留在廣州,一起學金融,但得到的只有我跳腳的反駁。你還跟我說,未來,而我卻跟你耍太極打著哈哈,說未來還很遠……對于這些,你從未有過怨言,你不曾抱怨過我的自私,我的不顧及你的感受。你說,我何其幸運,在最美的年紀遇到了你。我想,若是某天你放手了,此刻的我多幸福,將來將會有多悲痛。然而,這一念想竟成真了,還來的那么的急切,打得我措手不及,唯一感受到的是心中的“淚痣”長的愈加龐大,它在用“時間與速度間的關系”和我喧囂,更像是在用歇斯底里的怒吼聲更我訴說我的憂傷和悲痛。那天,你給我發了信息,你說,你累了,你已筋疲力盡,在這段異地關系中,你再也無法強制的用精神上的溫暖來欺騙你自己很幸福,很溫暖;你說,只要一到深夜,你就再也無法無視和欺騙自己,你說只要你靜下來,那種莫名的孤獨感與空虛感就會趁機而入,霸占你的理智。最終,我瀟灑的不再強留,成全了你。

        斷云孤鶩青山極,樓上徘徊,無盡相憶。直到現在,偶爾靜下來的時候還會記得你眼角的淚痣,我想它應該是屬于我的獨特記號,封藏著屬于我和你之間的回憶,也唯有我才能將它打開。不時的總會想知道你的信息,你的近況,你過得是否還好,一時的想念總會讓我迫不及待的去搜尋你的消息,在得知你過得開心幸福后,還會有些許的傷感,但更多的是對你的祝福。我想,我對你已經轉為親情式思念了吧。如果說,給我自己一個期限去忘掉你的話,我想應該是這一刻吧。有時候,在安靜下來時,仍會記起你在大年初一給我發的信息,你說,“等我,等我有能力給予你幸福的生活時,我會追求到你,讓你為我帶上屬于我們的婚戒。”直到現在我仍然能想象得到你在寫下這段話時的表情,一定是傻笑著,還幻想著我為你親手帶上婚戒時那種得瑟的神態,我想連你眼角的淚痣都會被你笑起來時眼角深深的痕跡所遮掩的。每想起你的種種神態,我都會發自內心的傻笑,我想只有你才能讓我做出這種與我形象不符的事情了吧,至少,在目前。至今,我從未有過怨想,不曾覺得你的放手是種背棄,可能真的是我親手把你推遠的吧。

        仍記得我對你的冰冷態度,對你若即若離,一直把你擺在最末的位置。我一直都覺得我不需要愛情,不需要一切阻礙到我學習和未來發展的任何事物,所以我不曾付出過多少心思。長此以往的不理不睬,讓你感到了疲倦。我忘了你也是個人,一個需要被關愛的人,你的心底也是有著傷痕的,一道就算愈合也無法抹掉疼痛的傷疤,就跟你眼角的淚痣一樣就算點掉,一樣會留下痕跡,還是會一直留在深深的記憶里的。你愛攝影,你愛抓拍住事物最美好的那瞬間,就像你熱愛生活一樣,那份喜愛是深入骨髓的。然而,你的父母卻是希望你能繼承家族企業,所以在你父母不知摔壞了多少部你心愛的攝影機后,你妥協了,遵從了你父母的意愿,進入離家較近的廣東商學院攻讀了金融。你心底明白,當你做出這一抉擇時,你的將來將會面臨著什么,你也清楚,你再也無法逃避了,你肩上的重擔有多重你是最明白不過了。對于你心口的那道傷痕,年少時的我無法為你抹去,有的是只能擠出更可能多的時間陪伴你,以求能減少你的傷痛那怕是少許。還記得在2011年跨向2012年的那個晚上,你要我和你去倒數,我們那個晚上拋開所有煩惱,大聲的倒數著,最后我們激動的相擁,那是我們的第一次擁抱,我想只有在最忘情的時候,才不會有所顧慮的用最直白的肢體接觸表達內心的最真實的喜怒哀樂了。在你送我回去的路上,陣陣冷風吹的讓我直打哆嗦,我不禁拉緊了衣領,你也終于鼓起了勇氣欲想將我摟住,卻被我的一句“被搞小動作”給僵住了你的動作,于是這句話也變成了你的QQ簽名。我反復看著這句話,終于我忍不住笑了出聲。我想我當時是該有多么的冷情呀,才會那樣冷淡的對待你,我不曾一次設想過若是我那時懂的珍惜,懂的給予你同等的關心和愛護,不那樣沒有任何商量余地的離開廣東,心中沒有那樣強烈的自強意念,沒有想見識這個世界的瘋狂執念,會不會現在我和你就不會分開了呢?

        終究,過去的已成為了歷史,回憶就是回憶,不可更改。我想再讓我做一次選擇,我還會到我向往已久的江南水鄉去,到更加廣闊的世界去,去開闊我的視覺,增長我的見識,不愿做一只井底之蛙,不想看到的只是頭頂那片狹窄的天空。我想若是當初我留下和你一起讀金融,也不會扭轉結局,我始終相信是我的,歷經風風雨雨也還會是我的。我想你當初喜歡的就是那時執拗倔強又自主傲然的我吧,發展到現在這種局面,又未必是場壞結局,從這件事上我可以說是受益的,因為我學會了,該如何關心人,你給我上了一課,雖說你未能看得到我的轉變,我相信,你也會為我的改變而感到開心和欣慰的,因為我的改變是為你的,F在說愛,可能會遲了,但我是真真切切的喜歡上了你,無以復加。也就是這樣,才徒增了更多的感傷。

        寫下這篇心情,記下我和你的回憶,這篇文章可能你不會看得到,也感受不到我此刻的感受,但它祭奠著我滿懷的愛戀。而我心中的那道如你眼角的淚痣般大小的傷痕,是我和你回憶的最重要的痕跡,雖然有時會有些許的疼痛,但曾經填滿它的是滿滿的幸福。我重新走過我們曾經走過的路,回憶當初的回憶,我想我就算忘了流年,模糊了你的模樣,在夢境里依稀會記得你眼角的那顆淚痣吧,就如同我心口那顆如你眼角淚痣般大小的傷痕般,再也抹不去,只會在夜深人靜時偶爾作痛,向我訴說著憂傷。
        日本道色综合久久影院鲁